Site Loader

易发报导:

  原标题:5万起家大赚1655亿 没到5年却被讨薪 首富到底发生了什么?

  首富到底有多少钱?

  五年前,《新财富》500富人榜的头名,是拥有财富870亿的李河君,2015年,李河君又以近乎翻番的1655亿的财富值蝉联“首富”,他的财富大部分来自于旗下的汉能集团。

  五年不到,今年10月,还是这个汉能集团,遭遇到了众多的员工讨薪,在汉能位于北京奥森的总部,员工将自己的日常工作地变成了维权地。

  5年的时间,首富的钱悄没声息的就没了。

  如果按这个速度计算的话,这位前首富平均每天都要消耗近1亿,但现在没钱给员工发工资了。

  很多汉能员工从5月份开始就没再收到工资了。

  到了7月份,汉能调整了发薪日,由每月的5日调整为28日,开始名正言顺的“押”一个月的工资,但也没什么影响,因为还是不发工资,也不说为什么不发。

  汉能员工开始艰难讨薪。

  有申请劳动仲裁的,有直接走诉讼程序的,有在地方领导的留言板上留言的,也有直接上门讨要的,甚至不少员工深夜到汉能总部去唱国歌来“庆祝汉能成立30周年”。

  不仅在北京总部,汉能在全国的分公司也有出现欠薪的情况存在,汉能旗下水力发电、移动能源和薄膜发电三大集团旗下员工近万人,而卷入讨薪事件的,已经数千人。


“汉能,还钱!李河君,还钱!”

  “还钱”的口号挺准确的,因为不仅工资,7月份开始公积金停缴了,8月份就连社保也断缴了,有些员工刚上班不仅没有领到工资,还倒搭钱,因为该报销的费用也停了。

  除了这些,2018年汉能曾被爆强制员工购买公司相关理财产品,后来虽然以“辟谣”和开除“过度解读政策”的副总裁而收尾,但是汉能也承认“鼓励员工推荐亲友及本人自愿购买该产品”,这钱恐怕一时半会也拿不回来了。

  悲惨的是,一些讨薪的在职员工就地被开除了。

  总之两个字一句话,没钱。

  如果回溯至2015年,汉能“红”过一次,“死”过一次。

  那时,光伏造富。

  2005年,无锡尚德的风光让施正荣“首富”光环加身的时候,汉能还在做水电;

  2010年汉能正式百亿美元加码薄膜太阳能(000591,股吧)发电的时候,市场上资本的宠儿和媒体的焦点是英利,他们赞助了南非世界杯,名声大噪。

  2015年,终于轮到了汉能。

  汉能在港股市场上的猛涨,再次把李河君送到了富豪榜的顶端,1655亿的财富值羡煞旁人,而“首富公司”的光环,也让汉能薄膜发电在港股市场出尽风头。

  只是好景不长。

  2015年5月20日,汉能薄膜发电以7.35港币的价格开盘,开盘半个小时后,股价暴跌47%,最后汉能紧急停牌,股价就定格在了3.91港元。

  这只是一系列质疑在股价上的反应,早在2015年初,英国老牌财媒FT就发文质疑:汉能让人看不懂啊,上市公司的主要营收来自于与大股东汉能控股的关联交易,这些收入是大股东和上市公司之间相互倒手。

  质疑没有挡住汉能的涨幅,FT就又“接二连三”表态。

  3月,FT分析了汉能从2013年初到2015年2月份的走势发现,这只股票总在收盘前10分钟左右出现飙升,25个月中,有23个月都是这么搞的,这已经不是“随机”就可以概括的了。

  换言之,汉能的股价被操纵的嫌疑很大。

  如果看一下汉能的上涨曲线,倒是很像一只“妖股”。自上市以来,汉能都是一只“准仙股”,10多年里都是低于0.3港元,在2010年加码薄膜,有了一些波动,2014年左右进入上升区间,汉能股价从0.79港元上升至2.81港元,2015年3月5日,盘中高点9.07港元,汉能总市值高达3778亿港元。

  一年多的时间,涨了1048%。

  但在5月20日,就又被打回原形了。后来一系列的调查,香港证监会停止汉能股票交易,李河君也被“清”出了上市公司。

  “520”成为了 “遭遇恶意做空”的汉能的受难日。后来,多晶硅和薄膜谁是风口也不争了,整个光伏产业都成了“产能过剩”,这只曾经在风口上飞得最高的“猪”,直线坠落。

  不过那时,汉能还有钱,李河君还有一个“印钞机”。

  他虽然靠着薄膜发电登顶富豪榜,但是汉能真正的压舱石,是水电站,当年“靠老师5万块起家”的李河君,是用水电站敲开能源行业的大门的。

  李河君盯上的是金沙江。

  金沙江的水能丰富,而金沙江中游所在的云南省,就有1亿千瓦的水电资源待开发。云南省想搞,李河君也想弄,一个规划,一个调研,金沙江中游“一库八级”的水电站规模就成型了,汉能一家就“吞下”了6个,那时还没有民企能做到这个级别。

  阻力也不是没有。

  发改委不批,汉能就告,央企蠢蠢欲动,汉能就保。但最终胳膊没有拗过大腿,经过多方博弈,汉能与华能、华电、大唐等央企合资成立金沙江中游水电开发公司,共同开发1-4级电站,而后四个由四家企业分别主导,而汉能分到的是处于第五级的金安桥水电站。

  即便如此,这个历时8年、耗资206亿、装机总容量达到300万千瓦的金安桥水电站, 是世界上最大的民营水电站,被认为是一台“印钞机”,李河君可以 “坐着数钱”。

  李河君自己估算,金安桥水电站的估值已经超过600亿,是当初投入资金的3倍多,每天的净现金流超过1000万,如果水电的并网价格再涨点,金安桥的利润还能更高。

  除了金安桥,汉能旗下还有五郎河、义和、大坪、轩秀等水电站,在宁夏还投资了一处风电项目。

  不过现在,这个“印钞机”也岌岌可危。

  8月15日,北京市三中院发布了两则拍卖公告,拍卖标的是汉能控股持有的金安桥水电站股权,51.36%的股权合计评估价14.1亿元,用以偿还嘉实资本和民生信托的债务。

  如果拍卖成功,汉能将失去金安桥的大股东地位,而剩余的股权也早被被轮候冻结。

  拍卖公告的评估报告中也公开了金安桥的财务报表:

  2015年、2016年的净利润有3.1亿和2.2亿,但2017年就已经变成了亏损2.6亿,这个“现金牛”的成色也没有李河君描述的那么牛。

  在公告发出后,汉能公开表示,会积极参与股权的竞拍,无论盈利能力到底怎么样,汉能还是想把金安桥握在手里。

  不过,一个月后法院又撤回了拍卖,因为案外人对财产的处置有异议。

  说白了就是债主太多了,作为优质资产的水电站项目曾被反复质押,债务纠纷不断。

  猫哥查阅了公开的工商信息,汉能旗下的众多企业,尤其是汉能控股旗下水电站公司,今年以来,基本上全部股权都被冻结了,涉及北京、天津、湖北、江苏等多省市各层级法院的判决执行。

  在2016年,汉能更是退出了其发迹起点且持有“一库八级”水电项目的的金沙江中游水电开发公司。

  时至今日,汉能依然让人“看不太懂”。

  汉能系公司有三大集团,除了水力发电集团(原汉能控股)、薄膜发电集团,还有移动能源集团,移动能源集团的业务也不好做。

  就在汉能员工集体讨薪的当天,汉能移动能源旗下的造车平台汉能晖煜宣布计划筹集2500万美元,占公司15%的股份,据称,汉能晖煜的太阳能汽车K-Car已经完成了为期一个月的测试,这车每天行驶20公里后,还能有60%-80%的电量。

  2016年7月,汉能就已经推出了汉能Solar系列汽车四款概念车型,当时宣传的侧重点为“永动机”,每天晒5-6小时,可以行驶80公里。

  3年过去,汉能的汽车续航还停留在百公里,想想造车新势力们已经烧了上千亿还是一地鸡毛,汉能汽车的未来难说乐观。具体产品也让见过的人忍不住吐槽,如果2016年Solar概念车还具有一点“时尚感”的话,那么到了K-Car又变回了“傻大黑粗笨”了, 甚至造型都不如“国民神车”五菱宏光。

  进入2019年,汉能三大集团进行了一些列的变更操作,李河君从水力发电集团和移动能源集团中退出,薄膜发电集团在停牌了1483天后,用换股的形式进行了私有化,退出了港股市场,并开始冲击A股上市。

  不过,李河君依然是汉能的灵魂人物。毕竟无论是变更后的新的实控人李伟均、李国祥,还是作为高管的李雪、李霞,都是李河君的兄弟姐妹。

  而汉能还为李河君在百度买了品牌推广的关键词,将李河君与汉能牢牢绑定。

  这么看来,汉能起码还付得起在百度做品牌推广的钱。

(责任编辑:李莹 HN016)

新浪网

易发在线娱乐 易发在线娱乐平台送_官方平台 易发在线真人线上娱乐 易发网上娱乐城 易发网址